精豆苗苗

好几个月前的事了, 那时还是夏天。

蝈蝈和安安就一条路线展开了各自的讨论,相持不下。

蝈蝈问苗苗:“爸爸和姐姐哪个对?”

苗苗:“姐姐。”

蝈蝈:“为什么是姐姐?”

苗苗:“因为如果我说姐姐错了,姐姐会生气。说爸爸错了,爸爸也不会生我的气。不管什么情况下,爸爸都会永远爱我们。”

四岁的苗苗,对什么事情都有自己的想法和理由,看来是个爱动脑筋的小朋友。

Advertisements
发表在 童言无忌 | 一条评论

佳佳一岁半

佳佳一岁半了,时间一个月一个月地过,来不及细数,越来越快。

好像还没有为佳佳写过任何文字,三娃妈啦,操心多,一个孩子一堆事情,精力也不如从前。佳佳粘我,几乎一分钟也不离开我,觉也不够睡,没有更多的时间来写字。也许以后可以慢慢记下来。

佳佳学习的过程很快,好像走路,几乎没有蹒跚学步的过程,从会自己站立到走就是一下子的事情。坐也是,我清楚地记得那天带佳佳去医生那里常规检查,上午她还不会自己坐呢,下午就可以了。15个月的第二天,佳佳突然就会走路了。我都没机会享受她跌跌撞撞学走路的可爱小样子。

佳佳很喜欢音乐,听到乐声会跟着哼唱,会偏偏起舞。节奏强时会踩着乐点疯狂地点头摇屁股。那种陶醉其中似入无人之境的小模样别提有多爱了!

佳佳爱笑,不过她的笑多是腼腆娇羞地抿嘴一笑,很少咯咯咯。佳佳笑起来右边有个酒窝,很讨喜。

18个月开始学人说话了,你说什么她说什么。经常我教苗苗中文拼音b p m f d t n l…..佳佳就在边上大声念,好像学拼音的人是她一样。上周末去好时公园看灯,佳佳要求我把车窗上的挡光板放下来,说:“看看。” 车一路开下去,漆黑的夜晚,只有各色五彩的灯饰热闹地闪着亮光。佳佳又突然说:“怕。”  接下来就越说越多,吃东西无论热的凉的,只要不是正常温度的都说“烫”;想吃酸奶豆会拿着袋子来叫我“开”;坐在高椅上自觉地要求“扣”;见到地上有水会着急地叫“水!水!”,其实后来搞清楚就是她自己洒的,还一脸无辜的表情。问佳佳是谁?她会一只手拍拍自己的胸脯说:“佳佳。” 然后就带着你往楼梯上爬,走到自己的照片前面指着上面的人儿说“佳佳。”

除了会叫爸爸妈妈以外,“给”是佳佳会说的第一个字。无论是她给你东西或是让你把东西递给她,她总是会说:“给。”

佳佳很幸运,有两个很爱她的姐姐,尤其是大姐,简直把她当自己的baby一样看待。每天放学回来第一件事就是抱抱她,陪着她玩耍。佳佳最近会叫“姐姐”了,每天起床就往姐姐们的房间跑。看到姐姐放学回来,脸上笑开一朵花,知道陪她玩的人回来了。

佳佳胆子很大,什么都不怕,所以经常会磕着碰着,这让老妈我一秒钟也不敢怠懈地跟前跟后,什么事都做不了,看她为大。

佳佳每天都有新的惊喜带给我们,虽然粘人但是可爱得让人完全没有抵抗力。不知道她还会粘我多久,每一分每一秒我都要好好珍惜,孩子真的一下子就大了。

发表在 掌上明珠 | 标签为 | 一条评论

陪伴

总体来说,苗苗每天晚上都能自觉入睡,不需要陪。但是偶尔,小人情绪不佳或者实在睡不着的时候就希望妈妈能陪一会儿。这么可爱的小可人儿,当妈的自然乐意陪伴一会儿,讲个故事,逗一逗,抱一抱,或者干脆挤上床搂着睡一会儿。。。。。。每当这时我就能明显感到苗苗对我的依恋和不舍。她会把我的胳膊紧紧抱住,要不就紧紧搂着我的脖子,或者紧紧揪着我胸口的衣服,总之就是想方设法千方百计要把我留在身边,不会等一下睡着后妈妈一不留神跑了。苗苗的小胳膊肉乎乎地很有力量,我觉得被她这么勾着很幸福。

外婆担心这样会把小人惯坏,以后形成习惯就不好了。再说之后一段时间我可能会很忙,没有时间兼顾。我问苗苗,如果妈妈很忙,需要陪伴更小的,你可以自己乖乖睡觉吗?苗苗说:“我想陪一起。” “但是妈妈只能陪一个,你可以自己睡吗?” 苗苗说:“如果妈妈陪更小的,我想爸爸陪我。” 这个小机灵鬼,说来说去还是要有人陪呀!

发表在 童言无忌, 掌上明珠 | 12条评论

亦花亦草蒲公英

IMG_0763_副本

午睡醒来看见楼下桌子上放着一大束插在纸杯里的dandelion, 蝈蝈说这是苗苗为妈妈摘的。好大的一捧,蝈蝈说苗苗回家一路上都小心翼翼地捧着。我问苗苗摘这些花要送给谁呢?苗苗说:“妈妈!” “为什么要送给妈妈呢?” 苗苗把小头往旁边歪了歪:“是因为妈妈是best!”

老师告诉蝈蝈苗苗上午摘了一把,午睡前特别关照老师要把它们养在水里,午睡醒来后还没忘记跑去查看杯子里有没有放水。下午苗苗又接着摘了很多dandelion, 她认为那些都是好看的小黄花。蝈蝈说她大概把学校草地上所有的蒲公英都摘了。老师J是个很有意思的人,一只手抚摸着胸口说:”I don’t have the heart to tell her it’s actually weed.”

IMG_0766_副本_副本

发表在 掌上明珠 | 4条评论

平凡周末的小亮点

2月16星期六:衣橱里的架子因为长期的不堪重负终于在某一天的某一个点轰然倒塌,蝈蝈为了重新装架子必须把散落一地的衣服先搬到衣橱外面来,在搬运过程中意外发现了一件已经被遗忘好久的长款皮大衣。这件羊皮大衣还是我们05年回国的时候在北京买的,黑色,双层立领,长度过膝,有腰带,柔软而且克风。蝈蝈把这件大衣拎出来穿在身上,下楼来给我看效果。人还在楼梯上走着呢,就听见楼上的安安一嗓门子吆喝:”Prince is coming!”

2月17星期日: 家里的自动开启式垃圾筒罢工了,必须手动才工作,蝈蝈换了新电池也不管用。我说你先别管它了,说不定过几天又自己好了。我话音刚落,这垃圾筒就像得到了指令似的神奇地恢复了正常。

蝈蝈:“XMM,你太神了!”

安安:“妈妈,你是怎么做到的?为什么我说就不管用?”

蝈蝈:“那是因为在这个家里每个人都要听妈妈的话。”

苗苗及时地拍马屁:“我喜欢听妈妈的话!”

安安不甘示弱:“我最喜欢听妈妈的话!”

发表在 童言无忌 | 5条评论

礼物

又是一年,新增一岁。生日这天我正好不用上班,可惜想吃的提拉米苏蛋糕没买到,不知道现在需要预约才做,我们本地这家店的提拉米苏做得真赞。蝈蝈为我准备的cake是Reese’s口味的冰淇淋蛋糕,味道也很不错。

安安吃了一口蛋糕,说:“妈妈,I want to make a card for you.” 说完丢下蛋糕不吃了,跑到一边去画画。

过了一会儿,安安拿着画过来说:“妈妈,我有个present要给你。” 这一看不打紧,上面写的字把我感动得稀里哗啦的。。。安安这一阵总是抱着我说这一句话,小孩子的真心总能轻易触摸到我们心底那片最柔软的地带,这个礼物是我长这么大以来收到的最感人的礼物了。虽然我觉得这句话应该由我来说,小宝贝,你才是妈妈最好的礼物呢!

IMG_0440_副本

发表在 掌上明珠 | 7条评论

五指湖Robert H. Treman州立公园露营记

2012年8月8日                     星期三                      天气:晴

去年夏天我们和纽约上州的五指湖干上了,前后去了大概不下三次。就是这样也没能把五指湖地区所有的景点踩遍,这个区域真是太大了,假期时间也不多,所以每次只能踩一个点儿。不过这样也好,留点念想以后再去。

安安的camp结束后,我就开始寻思去哪儿度假的事情。最初的计划好像是我一心想要露营,本来家门口不远处就有一处靠瀑布的营地,但是去年天旱无水,瀑布整个干涸了没什么风景,我们就干脆跑得再远点儿。蝈蝈在五指湖区域找了这么一个可以露营的公园,其实那里随便找找到处都是可以安营扎寨的地方啦。

两个爱作怪的小人,在车上做出各种各样的表情,为我们一路长途增添不少欢声笑语。

将近四个小时以后,终于到达公园入口,位于伊萨卡的Robert H. Treman州立公园。

办完入住手续后的第一件头等大事就是买劈柴。无人看管,只要把钱放进一个小钱箱,自己取就好了,拿多少全凭自觉。

这里有很多长着像眼睛一样结疤的树,白色的,应该是白桦吧。

这棵歪树的底部有一个树桩,中间有个洞,小松鼠的家?

这是我们的营地,旁边营地的帐篷支得离我们好近哦,一点神秘感都没了。

好久没露营,几乎不会支帐篷了,对着一堆零件琢磨了好一阵终于把帐篷支好了,费了一点老劲。主要是我们的帐篷又高又大,有室有厅,还要铺上防雨布。在铺防雨布之前我们犹豫了一下,不过幸亏铺了,这个决定非常明智,因为当天夜里稀里哗啦下了一夜的雨啊!这个地方的营地我不是很满意啦,大家都靠得很近,前后左右没有什么遮挡,彼此看着彼此大眼瞪小眼,缺少了一些山林隐秘的野趣,不如我们以前在缅因州的阿卡迪亚国家公园内的营地来得好玩。那里虽然左右也有帐篷,但是都被高大茂密的树林隔开,几乎见不到除自己以外的其他人,说话谈笑尽情放肆也不怕影响别人。

扎好帐篷后,蝈蝈点起了篝火,驱蚊子。

两个小人迫不及待地玩了起来。

我们的营地后面紧靠着一条河流。

头顶飞碟的安安。

傍晚,我们的右邻正在有模有样地做晚餐。空气中到处都是炊烟和柴火的气息。

这黄色的毛毛虫从树上掉下来,颜色得还挺漂亮。

这是我们的左邻,几个年轻人。晚餐吃得很简单,果汁,汉堡外加一些薯片。聊天聊到很晚,每人一把带翘腿的折叠椅,蛮会享受的。

夜里安安坐在帐篷里吃爸爸烤的牛肉。

我珍贵的烤玉米,只此一根。晚餐前去附近的超市买适合烧烤的东西,玉米是我的大爱,可惜只剩几根了,还都蔫不拉几的,就挑出来这么一根。

我们的营地离洗手间有一段距离,带两个孩子去洗漱,安安还好,一直坐在盆里洗澡的苗苗不习惯淋浴,吓得鬼哭狼嚎,大喊大叫,四肢紧紧扒在我身上,洗个澡费了老劲了。洗完往回走的时候,路过一个个营地,有个骑单车的小男孩过来看着苗苗想跟她一起玩,两人互相瞪了一会儿眼睛散了。苗苗边走边用她奶声奶气的嗓音说:“他喜欢我。”

夜里等孩子们睡后,我和蝈蝈喝了几瓶啤酒,但是我翻来覆去很久睡不着。后半夜开始下雨,越下越大,雨点噼里啪啦地落下来打在帐篷顶上,一阵急似一阵,我突然觉得风雨飘摇中有这么一个藏身之所很幸福,迷迷糊糊中睡着了。时不时有夜间巡逻的保安车晃着大灯从身旁穿过。

天亮了,雨停了,苗苗从她的“房间”爬到我们这儿来。

早上就有海鲜大餐吃。

发表在 走南闯北 | 标签为 , , | 16条评论